您的位置:首页 > 家谱研究

刘墉祖籍及刘氏家族

2014-09-01 18:31来源:临沂大学字号:       转发 打印

  六、文衡荐贤

  刘统勋屡掌文衡,是选拔贤才极多的贤相之一。在人生境界上,他还是一位器识宏远、慎终追远的智者。

  乾隆皇帝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的一位“圣明君主”,“康乾盛世”缔造者,尤其懂得思想统治的重要。在继位之初,就开博学鸿词科,扩充科举取录名额,搜罗天下人才,为他的治国效劳。同时开馆修书,先后完成了典章制度的史籍《清三通》(《皇朝通志》、《皇朝文献通考》、《清通典》)等一大批史籍的编纂。到了他继位30年以后,更要宣扬起封建统治的文治武功,进一步笼络天下的文人学子,他下决心要编纂一部囊括中国古今图书典籍的大丛书。在规模上,不但要超过康熙、雍正时编辑的类书《古今图书集成》(一万卷),而且要超过明代的《永乐大典》(二万二千八百七十七卷,凡例、目录六十卷),创中国亘古未有之伟业。可是,中国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历代书籍浩如瀚海,若想成此大业,非有学识渊通、博闻强记而且年富力强的奇才,才有可能担此重任。乾隆思来想去,将朝野的文人学士,一个个地排队,确信东阁大学士刘统勋能担总裁之任,并由其他大学士以及各部尚书协理,头脑中形成了总裁、副总裁一班人马的考虑,但总纂一职却无人能够胜任。这天,乾隆皇帝又把内阁大学士兼军机大臣刘统勋召进宫来,廷议由谁担任总纂一职,皇上叹道:“古来兵家常云,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编纂四库全书一事,乃千秋伟业,比疆场征战更难啊!朕沉思已久,难道以中国之大,竟无一人堪当此任吗?”刘统勋早就有心,想在皇帝面前举荐纪晓岚,但这位东阁大学士,久在朝中为官,当然是老于世故,思虑极其周密,他想到纪晓岚是带罪发配之人,掌握不好时机,反倒事与愿违,于事无补。

  如今见皇上思贤若渴,正是为纪晓岚奏请开释的好时机,便慢吞吞地说道:“圣上乃真龙天子,当朝以后,天下太平,四夷臣服,可谓国泰民安,万民乐业,为旷古未有之盛世,文治武功,皆胜于往昔,今圣上创千秋之伟业,成万世之宏章,地辅天助,定早已降下堪当此任的辅臣。只是老臣愚钝不慧,不敢贸然荐举。”乾隆从刘统勋的话中,听出刘统勋已物色了人才,便催促说道:“看来你心中已有人选,何不从快奏来?”刘统勋看皇上急切地催促,欲擒故纵,更不肯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向皇上笑着说道:“哪个朝代都有杰出的人才,但往昔各代,皆不可与国朝相比。依老臣看来,堪当此任者,已侍奉圣上多年,也深得圣上垂爱,只是这位才子远离圣上几年,圣上一时想不起来罢了。”说到这里,刘统勋又故意十分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乾隆看刘统勋胸有成竹,而又有意绕弯子,便又催促道:“老爱卿,此人是谁?你快快为朕奏来!”“圣上操劳国事,日理万机,此人又久居边塞,所以圣上一时想不起来啊!这人就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当过侍读学士的纪晓岚啊!“乾隆听刘统勋说完,若有所思地沉默片刻,然后问道:“老爱卿,难道你是有意为他说情来啦?”刘统勋连忙下跪说:“圣上明鉴,臣蒙圣上恩宠,处以高位,自当鞠躬尽瘁,报效万岁隆恩。几十年来,臣以国事为重,忠心耿耿,今万岁爷求贤若渴,臣若知而不言,埋没了人才,岂非罪在不赦。臣尝思古人尚能‘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今吾皇万岁乃贤明圣主,广开言路,故而老臣敢直言以陈。纪昀虽是臣的门生,但他更是圣上的宠臣。丁卯顺天乡试,臣蒙圣恩主其事,为国选优拔萃,不敢稍有懈怠,看到纪昀的才华出众,列榜首之人,非他莫属。中进士之后,他恭敬侍上,深得圣上嘉许。戊子年坐‘泄盐’案发戍乌鲁木齐,乃圣上英明,爱惜英才,免其死罪,宽大至极。他在西域军中,也勤奋不已,并深为泄盐事愧悔,一旦赦免回京,定能不负圣上隆恩!”刘统勋侃侃奏来,入情入理,乾隆听着不由得频频点头。这三年的工夫,内廷没有纪晓岚走动,乾隆总感觉缺点什么,遇有许多事情时常想,要是纪晓岚在朝中就好了,尤其在诗、联属和之时,更感到如此。但皇上也有他难言的苦衷,不好将纪晓岚马上召回京城。自从动了纂修四库全书的想法之后,皇上也在想着,由纪晓岚主持总纂,恐怕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了。现在刘统勋奏请,正合本意。乾隆也正好顺水推舟,堵住和王申等一帮人的嘴巴。乾隆说道:“看在老爱卿的面上,朕赦纪昀回京。”于是,乾隆颁下诏书,要纪晓岚火速回京。这年六月,纪晓岚回到了北京。成为《四库全书》的总纂修官。

  四库全书的编校,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乾隆年间的一个盛举,对于纪晓岚来说,则是他一生的主要成就。

  纪晓岚日坐书城,博览群籍,寻章逐句,从《永乐大典》搜辑散逸,尽读各行省进献书籍,极尽艰辛。整整用了8年时间,删定润色完成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又称《四库总目》、《四库提要》)200卷、创编《四库全书简明目录》20卷,收正式入库书三千四百五十八种,存目六千七百八十八种,总计一万二百四十六种,七万九千三百三十七卷,装订成三万六千余册。《提要》著录基本上概括了清代中叶以前中国的重要著作,这万余部典籍的提要,“门类允当,考证精华”,对了解中国古籍,研究中国古代文化,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前后用了近20年时间,《四库全书》最终告成。

  七、浓墨宰相

  清代早、中期的康熙、乾隆年间,康熙、乾隆二帝对董其昌、赵孟的书法格外垂青和倡导,使“二王”(王羲之、王献之)以来的贴学,继明末中兴之后延续了一百余年的兴旺局面,出现了王铎、刘墉、王文治等一批帖学名家。与此同时,官方书体——“馆阁体”形成,在科举制度对应试中皆以小楷书写,并规定用墨要乌黑,结体要方正,点书要光泽。

  《中国通史》(蔡美彪,10卷583页),记载:“清代书法——刘墉处于帖学碑学交替之际,被称为融会历代诸家书法之集大成者,笔笔力厚骨劲,气苍韵遒,极为后代书论家推重”、有“浓墨宰相(刘墉)、淡墨探花(王文治)”之称。

  刘墉书法外表朴拙,内涵深厚。刘墉与翁方纲、铁保合称清朝书法三大家。又与成亲王、翁、铁合称四大家。其诗歌创作与艺术,在清亦享名,然与政绩皆为书名所掩。

  随着《天下粮仓》、《宰相刘罗锅》等电视剧、京剧等文学作品在全国电视台及华人世界的热播,“罗锅宰相”的一些书法遗存于世的书法作品也引起了很多人的重视,刘墉的书法真迹、著作等也随之身价大增。

  八、刘墉家族人物小传

  【刘统勋】刘统勋(1698-1773),字延清,另字尔钝,清内阁学士,刑部尚书,高密县逄戈庄(原属诸城)人。

  他1724年(清雍正二年)中进士,入仕途。1729年任湖北乡试正考官。1736年升内阁学士,署刑部右侍郎。次年,任刑部左侍郎。1741年9月,被提拔为右都御史。

  1746年3月署漕运总督,9月还京。1747年充顺天府乡试正考官。1748年3月,受命同大学士高斌查办山东赈务。5月,先后至济南府德州哨马营、东昌府及聊城县运河东岸、泰安府东平县戴村坝以及沂河西岸江枫口,改坝浚河,成绩卓著。1749年12月,迁工部尚书,继而兼翰林院学士,又迁刑部尚书。1752年以查验通仓短少米石不实被免职留用。

  1753年9月,铜山一带黄河决口,他奏陈疏防之策,绘图以进。朝廷据图令其随地规划堵御。黄河复归故道,朝廷嘉其绩,令与策楞、舒赫德一并叙升。他十视河坝,两修海塘,前后奏章数十起,皆中机宜,剔除积弊,利于民生。河南百姓为之立祠于黄河南岸。

  1754年,朝廷加刘统勋为太子太傅。协办陕甘总督事务,赐孔雀翎。朝廷命他巡视巴里坤、哈密驻兵,正遇睦尔撒纳?穴回部首领?雪兵扰伊犁;定西将军永常自木累退师巴里坤。他据此上奏,请弃巴里坤,退守哈密。朝廷震怒,即行革职押解回京。其子亦被拿交刑部,家资充作军用。未几,从宽免罪,命他以司员办理军需,效力赎罪,1756年补授刑部尚书,发还本籍家产。

  1757年5月,云南巡抚郭一裕怂恿总督恒文购金制钅虑,他受命前往审查。得实后,皇帝赐恒文自尽,令将一裕发往军台效力赎罪。12月晋太子太保。翌年正月,迁吏部尚书。1759年2月,西安将军都赉克扣军饷,由他往查,按律被斩。又与巡抚塔水宁会审山西归化将军保德、同知世图侵吞公款案。奏议如实,保德受斩。

  1761年,他受任东阁大学士兼管礼部事务,继又兼管兵部事务。1763年,兼翰林院掌院学士,任尚书房总师傅。1765年,兼管刑部事务,充国史馆总裁。1768年12月,他70岁,乾隆帝赐御书赞元介景匾额。1773年任四库全书总裁。11月卒,年75岁。有子墉、孙镮之。著有《文正公诗集》。

  家原有田数十亩,茅舍一处,服官50年,未增尺寸。及卒,乾隆皇帝悲痛异常,当日亲临祭奠,晋赠太傅衔,赐祭葬,入祀贤良祠,谥文正。柩归故里前,诏令沿途20里以内的文武官员,均至灵前吊祭。

  刘统勋不仅是刘氏家族中最大的官,在清史上他是一个占有相当地位的政治家。《诸城县续志》评价说:“刘统勋刚毅笃厚,久值机密,襄赞纶扉,随事献纳,推贤黜奸,为百余年名臣第一”。在乾隆中期,他是最有名,最有远见卓识,最公正无私的政治家。

  【刘墉】刘墉(1719-1805),字崇如,号石庵,清朝官吏,书法家,高密县逄戈庄(原属诸城)人。大学士刘统勋之子。1751年(乾隆十六年)中进士,入仕途。1755年(乾隆二十年)10月,其父(时任陕甘总督)以办理军务失宜下狱,他时任翰林院侍讲,亦遭逮治,逾月获释,降为编修。次年,提安徽学政,任职3年,调任江苏学政。1762年(乾隆二十七年),任山西太原府知府。1765年(乾隆三十年)升任冀宁道台。次年因在太原知府任内失察阳曲县令段成功贪侵公帑,坐罪革职拟死。诏免,发军台(清廷设在边疆的邮驿)效力赎罪。次年赦回,仍授编修。1770年(乾隆三十五年),迁江西盐驿道。1772年(乾隆三十七年)擢陕西按察使。翌年,因父逝世,归籍丁忧。

  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初还京,授内阁学士。10月任四库全书馆副总裁。翌年,复任江苏学政。在此任内,他劾举徐述夔著作悖逆有功及督学政绩显著,擢湖南巡抚。时值该省多处受灾,哀鸿遍野,贪官污吏猖獗,民怨载道。他严劾贪官,勘修城垣,革除陋习,抚恤灾民,颇有政绩,升都察院左都御史。

  1782年(乾隆四十七年)4月,充任三通馆总裁,5月,为吏部尚书,奉旨审理山东巡抚国太(皇妃伯父)结党营私、贪脏舞弊案。他至山东境内,化装道人,步行私访,查明事实。山东连续三年受灾,而国太邀功请赏,以荒报丰,开征时,凡无力完纳者,一律查办,并残杀进省为民请命的进士、举人9名。及至济南,经审问查清,国太已知贪赃案发,遂凑集银两妄图掩饰罪行。他如实报奏朝廷,奉旨拿国太回京,并开仓赈济百姓。时皇妃已为国太说情,有的御史从旁附合。他遂以民间查访所获证据,历数国太罪行,据理力争,终使国太伏法。

  1797年(嘉庆二年),他升任东阁大学士。1799年(嘉庆四年),奉嘉庆皇帝旨,办理文华殿大学士和珅结党营私、勒索纳贿一案。他不畏权势,立即查明和珅及其党羽横征暴敛、搜刮民脂、贪污自肥等罪20条,回奏朝廷。皇帝处死和珅,并没收其家财三分之二(白银二亿三千万两)入官。不久,嘉庆皇帝加赐他太子少保,后命其充任会典馆正总裁。

  他外娴政术,内通掌故,博通经史,长于古文考辨。曾三次兼署国子监,数任乡试、会试正考官。又筹办编撰过《四库全书》、《西域图志》和《日下旧闻考》。并擅长书法,其书貌丰骨劲,味厚神藏,有“棉里裹针”之妙,与翁方纲、梁同书、王文治、铁保等齐名。其中部分墨迹,由其侄刘镮之整理,摹勒上石,以《清爱堂石刻》刊行。著有《刘文清公遗集》17卷及《刘文清公应制诗》1部。

  【刘镮之】刘镮之(1775—1821),字佩循,号信芳。

  三岁丧父,自幼由伯父刘墉抚养教育。18岁中举,28岁中进士(1789),任翰林院庶吉士。1799年(嘉庆四年)出任浙江学政,十月迁詹事府詹事,诰授资政大夫。次年擢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1801年(嘉庆六年)迁兵部右侍郎,七月转兵部左侍郎。1804年(嘉庆九年)正月命提督江苏学政,六月调吏部右侍郎,仍留学政任,诰授荣禄大夫。1807年(嘉庆十二年)任顺天学政。嘉庆十五年(1810)六月充浙江乡试正考官,八月命提督江苏学政。次年擢兵部尚书。1813年(嘉庆十八年)署刑部尚书兼顺天府尹。兼任不久,大兴人林清领导的起义,潜入北京,由太监接入皇宫,失察,应降职。皇帝加恩留任。1814年(嘉庆十九年)调任户部尚书。1815(嘉庆二十年)将伯父刘文清书法凑集出版。1817(嘉庆二十二年)嘉庆皇帝从热河秋猎回京,镮之入见,皇帝诘问:“为何奏事不多?”又问“怎么不及时捕教匪?”镮之不能对。皇帝责其玩忄曷(憩),降为侍郎候补。次年年底迁都察院左都御史仍兼管顺天府尹。1820年(嘉庆二十五年)春任兵部尚书。道光皇帝嗣统,调任吏部尚书,加太子少保。次年卒于官,赐祭葬,谥“文恭”,《清史稿》有传。镮之居官清廉,卒后,道光皇帝谓其“明白敢言、深为悼惜”。

  总的看来,刘镮之官做得甚大,也深得皇帝宠信。但时局多变,朝廷上下实心干事的人愈来愈少。镮之也难脱俗,与其祖辈相比,就平庸许多,这也是整个刘家衰落与时代衰敝丛生相互作用的结果。

  九、日照刘氏祠堂建立始末

  为凭吊刘墉的公德,刘墉的族人出资在祖籍草涧建造一座刘氏祠堂,草涧的刘氏族人也发动筹集建祠银两和征集能工巧匠建祠,逄哥庄北寺刘墉族人亲自派人监工。建祠在清道光年间(具体年份不详)。刘氏祠堂坐落原村南始祖思源墓地东侧,与思源公墓地依次排列,祖林古柏参天。林地东侧一棵古槐,树粗两人合抱,树高三丈有余。林前有一块几千斤重的大白火石。思源公后裔遍布诸城、临沂、莒县、沂水以及江苏赣榆等全国各地。“四清”以前,常有各地刘氏后裔来草涧祖墓祭奠、凭吊。社会上也称“大白火石刘”,现在大白火石尚在原处。

  刘氏祠堂建地一亩二分,祠堂正堂为三间,砖木结构,重梁挂柱。壁内朱漆粉刷,祠堂东西两挑檐爬爬狗依次排队(爬爬狗张着口),祠堂东西两山尖,安着钢杈守。祠堂院墙是用青砖砌成的花墙,院内有两棵黄洋树,分植在祠堂正门两侧,有三棵银杏树,其中两棵大的直径有六十多公分,高两丈有余,还有柏树数株。祠堂内的仪仗是由刘墉家族的族长专程护送来的,皇帝御赐恩典的半台銮驾陈列祠中。祠堂正面悬挂着长1.8米,宽0.9米横匾一块,上面五个烫金大字“御赐清爱堂”。祠堂正中安放着刘墉神位。写着“吏部天官刘墉之位”。神位前是香案,香案两侧插着旗牌三扇,金瓜、钅戊斧、朝天镫半台銮驾,还有龙凤棍、铜锣等仪仗。祠堂正门檐下分别悬挂着御赐纱灯一对,光泽照人,整个祠堂富丽堂皇,引人起敬。祠堂正堂西南侧有偏房两间,是专供守祠人居住。据传:过去凡是路过此地的清朝官吏,都必须三里路之前文官下轿,武官下马,步行到祠堂行大礼拜銮驾。建祠以来每到春节和正月十五,刘氏族人扶老携幼前来祠堂叩拜、祭奠、凭吊刘墉英灵,省内外一些始祖思源公的后裔也时常来此凭吊。祠堂内仪仗等遗物,1947年“土改”时绝大部分被损坏,祠堂也多年失修,如不尽快抢救,这份宝贵的历史遗产将永远消失。

  后记“羊年伊始”,刘墉故里的人们,赴诸城、高密、潍坊、临沂、沂水等地的村镇、大学、博物馆等实地走访调查,搜集资料,经初步整理,汇编成了《刘墉研究》;根据老人回忆,绘制当年建筑图。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正在规划着以《刘墉研究》为纽带,建立刘墉纪念馆,发展旅游经济。(夏勇 日照市东港区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参考书目《中国通史》(蔡美彪等著)《中国移民史》《刘墉研究丛稿》张其凤著《纪晓岚传》。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 - 2015  中国台湾网-刘氏宗亲网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京ICP备130265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