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谱研究

刘墉祖籍及刘氏家族

2014-09-01 18:31来源:临沂大学字号:       转发 打印

  在编修《东港区志》过程中,发现了一份明代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的记述清代刘墉的日照始祖的族谱,激起笔者浓厚兴趣。

  刘墉是中国历史上著名廉吏之一,同时刘氏家族在“康乾盛世”,以刘统勋、刘墉、刘镮之祖孙三公二宰相,轰动朝野,成为中国文坛文学创作百用不厌的历史题材,如《天下粮仓》、《刘公案》、《宰相刘罗锅》、《和王申挨打》、《江南围》等众多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

  刘墉与日照的关系,查阅清代《日照县志》、建国后的《日照市志》等史料,皆无有关记载。笔者深深感到,这既是一项历史空白,又是今天东港区、乃至日照市经济、社会事业发展不可多得的一大人文资源,有着可开发利用的巨大价值。

  为此,笔者通过实地调查,寻根溯源,走访了诸城、高密、潍坊、临沂等地村镇的刘氏后裔德高望的重长者,拜访了大学、博物馆的有关专家教授,广泛搜集了明、清两代史料,经初步整理,草成此文,以飨读者。以期挖掘历史文化资源,为经济建设服务。

  一、始迁日照

  明太祖朱元璋(1368—1398年)为巩固初建的大明江山,采取的重要措施之一,就是在明初有组织地组织了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移民活动。

  明代大规模的移民活动,有其深刻的政治背景和自然原因。

  宋金、宋元及金元之间的战争,造成人口大量流亡。一方面使北方人口大量南迁,另一方面,战争不断、大的瘟疫流行,人口死亡甚多,加之游牧民族重牧轻农政策,使北方地区荒芜人烟。

  元末明初的连年战争,先是明军与元军殊死的博斗、后是燕王朱棣与建文帝残酷的争夺皇位的“靖难之变”,加之大规模的兵灾期间,天灾连年不断。水灾、蝗灾、旱灾轮流发作,……广阔的山东、河南、河北等北方地区,“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人烟稀少、虎豹出没、土地荒芜,甚至沦为“无人区”,军民粮食短缺,财政收入剧减。

  而在南方,宋元以来的地主豪富势力日盛,左右地方官吏,威协朝廷;在沿海,倭寇在从辽、山东到福建、广东的漫长海岸线上屡犯海疆,登岸剽掠;在漠北,新建王朝在元残余势力包围中。直接威胁明王朝统治。

  面对内忧外患,朱元璋采纳了知州苏琦(《明太祖实录》卷五十)、户部郎中刘九臬(《明史·食贷志》)、国子监宋纳等人的建议,采取了移民和军、民屯田的政策,以加强北部边防,开垦荒地,保障军民用粮,恢复农业生产。

  朝廷数次颁布了迁徙贫民流民垦荒、“迁大户实畿辅”、屯田戍边的诏命,让数百万人告别了洪洞大槐树、告别富庶的鱼米之乡苏杭、沿海……地少人多的“狭乡”居民迁往地多人少的“宽乡”——北方地区、淮河流域。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的一次人口大迁移。

  山东的众多镇村就形成于这一时期,众多居民从晋、浙、苏、豫、皖(南直隶)等地迁入。

  江南直隶南京徐州府砀山县大刘村(今属安徽)居民刘思源众族人(按年代推算应为祖、高祖辈,以刘思源为始祖的原因见下文),遵奉朝廷诏命,于洪武三年(1370年)踏上了北向移民之路。

  刘氏众族人一行循道迤俪北去,来到群山巍峨的甲子山西北十公里、今日照市东港区黄墩镇与莒县交界处,打量了一下这里的地形地貌。只见这里群山环绕,涧水涓流,花草茂密,树木繁荫。涧泉边参天古树上,住着一窝喜鹊;涧边山岭,两翼宽阔,北高南低,象一只传说中的凤凰……果真是个好地方,于是便在这儿定居下来。后人为这里取名喜鹊窝,后因祖居失火,住宅西移,改称草涧。

  这就是日照西部刘姓的始祖。

  大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的日照刘氏家谱(注:2003年在日照市东港区三庄镇卜落崮村刘禄后人处发现),记载了这一历史情况,记下了这一刘氏家族的大事:

  “我刘氏自汉隶籍于莒,由来久矣……委因元社将屋,我祖见机,迁居徐州府砀山县大刘家村。红巾(徐刘)乱起,我祖逃居东海当芦村。至熙朝洪武三年,下旨迁民,我祖复由东海迁居日照喜雀窝”。

  民国十三年(1924年)的一幢石碑记载:“我刘氏原籍江南徐州砀山大刘家村,明成化年间(1465—1487年),始祖思源公迁日照草涧庄。生我二世祖福、禄、寿、禧、诗、书、忠、厚兄弟八人。”

  二、兄弟分离

  时间到了天顺年间(1457—1465年),刘家人丁日盛。家里一场意外火灾,几乎烧掉了一切。面对这场意外,刘思源决定让儿子们先分开,四处谋求生路,只留四子刘僖与刘思源留守故里。

  明谱记载:“天顺年间,该村(注:日照喜雀窝)被火……成化年间(宪宗1465—1488年),我高祖(注:从日照喜雀窝)移居草涧庄(与喜雀窝相距里许),生福、禄、寿、喜、诗、书、忠、厚兄弟八人。余与弟君质修谱,断以思源为始祖,以福、禄诸祖为二世焉。虽然,惟喜祖仍住故里。如福、禄二祖,同迁大刘家沟。福祖又避匪,率三子恒公迁居诸诚逄哥庄,将长子志干、次子志贞托付于我二世祖禄。寿祖分居刘家庄子。诗祖分居洙洲庄。书祖分居西刘家沟。忠祖迁居兰山全刘庄。厚祖迁居沂水刘家店,分支卜全庄。”

  碑刻记载:“福、禄二公同迁刘家沟(今三庄镇刘家沟),福公弘治年间(孝宗1488—1505年)又迁诸城逄哥庄(现属高密市)。寿公迁刘家庄(今三庄镇刘家庄)、诗公迁注州(今黄墩大株州)、书公迁莒县、忠公迁临沂、厚公迁沂水,族谱备志。惟我禧祖仍住故里。”

  经过几百余年的子孙繁衍,到现在,故里刘禧后人已是人丁兴旺,有3000多人的大家族了。

  刘福后人,清嘉庆十九年(1814),即九世孙刘墉卒后10年其族重修家谱时,女性及移居外省、外地未入谱者不计在内,刘氏家族已繁衍十四代,其家族已有822人。

  这是后话。

  明谱的发现,不仅重现了世远年湮于史海的一段家族史、民族史,而且填补了刘统勋初立其诸城族谱时无法上溯的一段历史。

  刘统勋在丙子年(高宗乾隆1751年),即其祖刘福迁移到诸城县250余年始创家谱,在凡例中说:

  ——吾家自前明弘治年间始祖讳福公迁诸城后,至祖讳恒公,家谱因遭兵烬,中间世次莫考。故列祖讳恒公为第二世。

  ——族谱刊于都中,丙子冬间,凡我族人有游宦他省及在家乡者,其新生男口名字家邮未及致,盖不谱载。……,盖未及载,容后纪——统勋谨识。

  三、海岱门第

  逄哥庄地处袤阔的胶莱平原上,土地肥沃,明属青州府诸城县。刘福来到这里,先是为人做耕种收割的帮工,人勤快,吃苦耐劳,赢得主家的喜欢,并被主家留下,定居下来。经过几代人的创业,家境从贫穷渐至小康。传到第五代,即刘墉的高祖父刘通,已考中了秀才。第六代刘墉的曾祖父刘必显,已考中了进士,当上了户部广西员外郎,是刘氏在外任职的第一任高官。到刘墉的祖父刘□,已官至四川布政使,刘二哥刘果官至江南学政。父亲刘统勋,官东阁大学士,四库全书总裁。刘墉父辈中、同辈、子孙辈为官者就更多了。

  清代嘉庆十九年(1814年)刘家重修家谱时统计:从刘福五世孙刘通科举考得秀才算起,全家先后科考得中198人,其中进士11位,举人35位。科考取中者,约占其家族男丁比例的百分之二十五;考取进士、举人者又占科考人数的百分之二十五还多。

  在官位上,自清顺治初年六世孙刘必显步入仕途算起,至道光末止的六个朝代中,七品以上的官员就出了73位,接近家族男丁总人数的百分之十。出任的官职,从知县、知府、道台、学政、布政使、巡抚、总督、御史、尚书直至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各个级别的重要官职都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到了第八代上,竟一门出了“文正”公刘统勋、“文清”公刘墉、“文恭”公刘镮之,祖孙三公二宰相,轰动当朝上下。成为书香门第,名门望族。

  在刘墉以优异成绩殿试结束后,乾隆皇帝欣然御赐“海岱高门第,瀛洲新翰林”予以鼓励。(海岱:大海到岱岳,指当时青州府所辖地域)。

  四、恪守家训

  是什么力量造就了刘福后人的“海岱高门第”?

  这要从刘墉的曾祖父刘必显说起。

  刘必显,字微之,号西水,为刘家第一个进士。生于明万历廿八年(1600年),明朝天启四年(1624年)中举,清顺治九年(1652年)中进士,卒于清康熙卅一年(1692年),享年92岁。他的官位不算显赫,仅做到员外郎,但他为官清廉,正直有胆识。在他晚年,对后人立下家训:“当官清廉、积德行善、官显莫夸、不立碑传、勤俭持家、丧事从简”。他为后世晚辈的成才建立了规范。

  他十分崇向教育。他认为:“教家之道,千条万绪,非言语文字能罄述。然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教子之方,莫要于读书。必能读书乃能明理,能明理始能成器,始能保家,至进取成名。登科、发甲,固视乎命运。然其家三世读书而发始达者十居八九;若先世目不识丁,而其身崛起田间,至登甲、乙榜者,百中仅一二焉。俗语所以胡‘书读三世发’之言也。”

  良好的家教,使刘氏子孙不依赖父辈,树立了较强的自尊心和进取心,一个个成为学富五车的饱学之士,这使刘统勋、刘墉父子能先后被皇帝钦点任《四库全书》总裁、副总裁,统领四千三百多人,编纂经、史、子、集一万二百四十六种,把中国古代的学术文化典籍,几乎包揽殆尽。

  刘必显归里后,常住槎河山庄(今属五莲县,刘家槎河一带)。刘统勋兄弟们、刘统勋、刘墉父子多在此读书用功过。爱屋及乌,他们对这个杜鹃花盛开、“月明星影窥窗际,夜静溪声到枕时”,给他们人生打下良好基础的地方,感念至深。曾请当朝名家绘制了《槎河山庄图》,并请纪晓岚等众多名流题写咏吟诗篇,极一时之盛。

  “清廉做官”,子孙们恪守了这一家训。

  刘必显有四个儿子。长子刘桢,次子刘果,三子刘□,四子刘□。

  刘桢字世卿,号石斋,贡生,考授从六品;次子刘果,字毅卿,号木斋,顺治十一年(1654年)中举,康熙三年(1664年)中进士,第六年授山西太原府推官。康熙六年改补直隶河间县知县。康熙八年为刑部江南司主事。康熙十二年升四川司员外郎。康熙十八年升江南提学道。

  三子刘□(1657-1718年,刘统勋之父),字弢子,号青岑。康熙十四年(1665年)十八岁中举,十年后中进士。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任湖南长沙县知县。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擢陕西西宁羌州知州。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升宁夏中路同知。后补湖南长沙府同知。康熙四十九年任天津道副使。一次在天津迎驾时,诏许从官恭瞻。因奏其兄刘果在河间县任知县时受到“清廉爱民”褒奖的事,并顺便请求康熙皇帝赐书。康熙帝十分高兴地赐写了“清爱堂”这三个字。从此,御赐“清爱堂”便成为了刘墉家族的堂号。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九卿应诏举廉能吏员,以知府被举者,唯刘□与陈鹏年二人。美A·W横幕义编著的《清代名人传略》,称其为“是当时以清廉闻名的几位官员之一,声望与陈鹏年同埒”。

  刘统勋(1698-1773年),他自清雍正二年(1724年)中进士,入仕途。他“服官50年,家原有田数十亩,茅舍一处,未增尺寸。及卒,乾隆皇帝悲痛异常,当日亲临祭奠,晋赠太傅衔,赐祭葬,入祀贤良祠,谥文正。柩归故里前,诏令沿途20里以内的文武官员,均至灵前吊祭”。

  他一生虽然位至东阁大学士、军机大臣等显官要职,是乾隆朝最受乾隆器重的重臣之一;是清朝最有建树的几位水利名臣之一,做了许多大事,可他没有给后人留下富足的家产,家里没盖楼堂瓦舍的阁老府,门前和祠堂里没有炫耀官显的旗杆,茔里没有歌功颂德的石碑,就连当时皇帝御赐他祖茔的蟠龙石碑也没有树起来。这都是尊其祖父家训办的,他只给后人留下了一个清官的美名流传至今。

  刘墉,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能够听到历史脚步前行之声的家庭里。

  在刘墉谢世后,清礼亲王昭木连在《啸亭亲录》一书中尚有这样一段追忆文字:“刘文清公墉为文正之子,少时知江宁,颇以清介持躬,名播海内,妇人女子无不服其品谊,至以包孝肃比之。”以一介知府,而获全国声誉,甚至以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清官包公来比拟他的正直、清廉,可以怎样想见刘墉在江宁知府任上该是怎样励精图治、与利除弊,又该是以怎样的高明手法与南京这一数朝古都内的大户贵戚们做斗争,才赢得了这一声誉的(史有详细记载)。以致后人有妇孺皆知的《江南围》、《刘墉私访》、《刘公案》等相声、戏剧。目睹王公大臣、豪门权贵竞相夸侈,炫耀富贵的厚葬之风愈燃愈烈时,刘必显不为时风所动,为子孙订下遗训:“凡我儿孙不必厚葬”。

  刘必显让刘氏子孙们把一笔笔“财富”留给了老百姓!留给了清王朝!

  也同时使刘氏子孙们“独善其身”,走出了在同时代与和王申等人命运不同的从政之道。

  透过《清代七百名人传》等历史记载,让我们再回到300年前,听历史老人再讲述一个个“海岱高门第”里的“父母官为民荡产”、“不拘一格荐英才”、“浓墨宰相”……的故事。

  五、知州荡产

  刘□在任陕西宁羌州(今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一带)时有一段动人的故事。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刘□由湖南长沙知县升任陕西宁羌州知州。恰逢关中大旱,荒年歉收。上任途中,只见逃荒要饭者成群结队,百姓面黄肌瘦,衣不遮体,饿死者新坟四处可见。触景生情,不觉吟出“迢迢车马奔长安,满目凄凉不忍观,十里路逢千百冢,家家哭声不一般”。面对百姓的困苦和官府束手无策,他甚不安。

  不幸的是,他上任的地方,连年歉收,州已无粮可赈,灾民度日如年。“无论如何不能再饿死人,先向附近无灾区借粮”。宁羌北依秦岭,南枕巴山,层峦叠嶂,沟壑纵横,难于运输。刘□发动饥民,凡运一斗者给三升,不十日,就运粮三千石。在发放赈粮时,他对知县说:“此粮是借粮,倘若秋收后百姓不能还,我得变卖家产还上。”由于措施及时得力,救灾工作进展很快,使很多饥民得以存活,灾情得以缓解。

  宁羌土地瘠薄,百姓收入很低,贫苦农民很多。遇上灾年,多数百姓饭都吃不上,根本没有能力交纳国家的赋税,更谈不上归还贷粮。因此,州中没有能力交纳国家赋税和贷粮的困难户很多。刘□深知老百姓的困难,就写了封家信,叫四弟刘□,把他家中的地快快卖掉,立即把钱送到宁羌。

  刘□接到兄长的家信,知道兄长在任上为老百姓卖地付债,心情很急,他知道,兄长家的地产并不多,就是全卖了,也解决不了众多百姓欠国库的债款。经过反复考虑,他为了支持兄长的正义事业,就把自己的土地也卖了一些,把两家的卖地钱,一同寄到了宁羌州署。刘□兄弟二人,变卖家产,为州中百姓付债的消息,不翼而飞,在百姓中传遍,特别是那些吃到粮食而能存活下来的人,更是感动得热泪盈眶。

  州中稍富裕的人纷纷捐钱,要知州刘□赎回家产。刘□说:“我既食皇上俸禄,理应尽职尽责,看到大灾之年存活下来的人,吾心足矣,岂敢再有他求?”有人关心地问道:“那你的子孙后代咋生活?”刘□说:“子孙强似我,要地待如何,子孙不如我,要地待如何?”

  众人不甚理解,问:“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刘□说:“子孙比我强,知书达理,光明正大,当好官,吃国家俸禄,要地如何?子孙不如我,贪赃枉法,罢官抄家,要地又如何?养了为民的子孙,把许多地产留给他,养成好逸恶劳、不能自力更生,甚至者不务正业,地产再多也守不住。教育后人自力更生,奋发创业,不依靠祖上的遗产过日子,这才是长久之计。”众人无不为佩服其高瞻远瞩,更为其宽阔的胸怀和大仁大义所感动。

  为提高当地百姓的收入,刘□在多次的翻山越岭,现场实地调查中,他发现当地的山上生长着很多柞树,根据在老家山东的经验,叶子可以养柞蚕。他马上从山东老家,聘请了许多养柞蚕能手,带着蚕种到宁羌,教老百姓养蚕。几年后,养蚕户越来越多,他又教百姓抽丝织绸来发家致富。百姓为感念这位父母官,就把织成的绸子命名为“刘公绸”。深得百姓拥戴。

  因果轮回有其封建色彩。刘□的多年以德治吏,一方面严守祖训,言传身教,为儿孙树立了榜样,另一方面,却隐隐昭示了儿孙有所作为的内在原因。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4 - 2015  中国台湾网-刘氏宗亲网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京ICP备13026587号